草莓av在线观看

晚上睡觉的时候,时遇看墨行渊连骗带哄的把几个小家伙送回他们自己的小房间,有些无语。

但今天她确实也还有事要和墨行渊说,便也没阻止。

墨行渊从儿童房回到卧室,看到时遇撑着下巴坐在窗边的小桌前,似乎在想些什么。

走过去,一手搭在她肩上,“怎么了?”

时遇听到他的声音,回过神,抿了抿唇。

梳理了下今天陆子妍和她说过的话。

“阿渊,现在这样的生活,你觉得开心吗?”

墨行渊轻挑了眉,“自然。”

“那……你有没有想过,要重新回到墨氏?”

墨行渊神情一顿,随即面色有些阴沉。

“有人找过你?!是阿彻他们?”

他这段时间虽然没有去墨氏,但是也知道,现在秦羽然并没有接手墨氏,现在也没有人知道他决定放弃墨氏的事情。

夜景街灯下的徘徊女

墨彻和陆让,其实都并不赞同他放弃墨氏。

现在墨氏,大抵是墨彻和陆让在管着。

时遇看他面色不善,连忙解释。

“不是……阿彻没有找过我,阿渊,你放心,我不会因为别人的话,而动摇我和你在一起的决定,我只是,希望你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会照顾好自己和孩子们。”

她抬头看着墨行渊,拉住他的手。

“阿渊,如果你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我陪着;如果你想成为最耀眼的太阳,我也一定义无反顾的追随,不管你怎么选择,我都希望,我不会成为你的阻力!”

墨行渊看着掌心柔软的小手,黑眸里的情绪晦暗难明。

他俯身双手撑在时遇坐着的椅子背后,幽深的黑眸盯着她,眼尾微弯。

“当然。”

就算是为了她们,他也不会容许自己走错一步。

安静的室内,一时间只有细细的电流声。

敛下眸中思绪,墨行渊蹭蹭时遇的鼻子,“去洗澡?”

时遇看到他眼底的暗色,惊觉什么,连忙推开他,飞快跑进浴室,落了锁。

“我自己洗!”

墨行渊站直身子,看着她的背影,也不急。

慢悠悠去了客厅,找到今天在商场买的衣服,一整袋拎了进来,在里面选了一件出来,然后就倚在浴室门口等。

长指一下一下敲着手背,某个时间点,墨行渊停下动作,里面的水声也停了。

一、二、三……

浴室的门从里面打开一条缝,时遇探出半个脑袋,正要说话,却猛然看见就站在门口的墨行渊,吓了一跳。

“你怎么站在这?!”

墨行渊看着她因为刚洗完澡,被热气熏得泛着粉红的肌肤,眸色微深,语气却是一派正经。

“你忘记拿睡衣了。”

时遇轻咳了一声,撇了撇嘴,还不是因为他,她才会慌乱之下忘记拿睡衣。

迅速接过他手里的衣服,时遇立马重新关上浴室门。

然而当她展开那件衣服,却是发现那是一件长款衬衫,布料柔软丝滑,摸着倒是挺舒服。

只是……

她看着衣服上面的logo,这不是今天下午,他们在商场买的吗?!

当时这个男人,说买这些衣服是用来干嘛的来着?!

时遇脸色乍红乍白。

重新敲浴室门,“你给我换一件!”

这会儿外面却是没有回应。

时遇不死心,又喊了一声,“阿渊?!”

“……”

依旧没动静。

时遇磨牙,这个男人!

对着镜子纠结了好一会儿,时遇终究是没有勇气luo着出去。

而且,看这衬衫长度也够长,不露胸不露腿的,应该没关系。

反正,他们都同居这么久了。

这么想着,时遇穿上了那件衬衫,然后脸色立马变得更难看。

这衬衫看着正经,布料摸着也舒服,可一穿上,才发现透的可以,都快跟情/趣内衣没啥差别了。

那家店明明看着是个正经店,怎么卖这种衣服!

时遇靠在浴室门上,听了半天卧室里的动静,叫了几声,也没人应。

想着墨行渊应该是先去外面的浴室洗澡了,想着自己可以先出去,然后立马换上自己的衣服。

然而刚把门打开出来,墨行渊也正好洗完澡,推开卧室的门进来。

抬眼就看见时遇握着门把手,保持着似乎要冲刺奔跑的姿势僵在原地,身上穿着的衬衫长及小腿,但却极其轻薄,里面的风光若隐若现,着实勾人。

墨行渊眸色深了几寸,面上却不显。

一边往里走,一边继续用毛巾擦干自己的头发。

看时遇站在浴室门口一动不动,微挑了眉。

“站在那做什么?”

时遇看他一脸淡定的样子,倒显得自己过于扭捏。

索性也站直身子,淡定的出去,打算去柜子里拿件自己的睡衣换上。

然而刚经过墨行渊,就被墨行渊长手一拉,揽在怀里。

温香软玉在怀,墨行渊嗓音有些喑哑,制住她下意识挣扎的手。

“帮你擦干头发。”

男人身体温度炙热紧绷的不像话,时遇信他才有鬼。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墨行渊却是似乎没听到,揽了时遇在床边坐下,当真是拿了毛巾帮时遇把长发上的水珠擦干,然后拿了吹风机,一本正经给她吹头发。

时遇差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结果刚吹干头发,她正打算站起身,却被男人按住。

“去哪里?”

“我……这个衬衫穿着不舒服,我去换套睡衣。”

“不用了……”

下一秒,时遇被男人直接按倒在床上,男人呼吸炙热的覆上来。

“不舒服的话,直接脱掉就好了。”

“!!!”

当晚,时遇昏昏沉沉中,感悟到一个真理。

穿上衣服的时候,不管这个男人看上去有多衣冠楚楚斯文败类,脱了衣服之后,都是衣冠禽兽!

刚买来寿命不足一天,躺在床底下的昂贵衬衫:不知道说什么,男主人撕衣服的时候虽然很霸气,但是这个习惯真的不太友好。

其它小伙伴切勿模仿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