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免费下载网站

乔玉灵冷眸看着眼前的人,不悦,“姑娘有事儿?”

“小影。”骑在马上的影风唤了一声,小影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抱歉的看着乔玉灵,“抱歉,刚才唐突了姑娘。”

乔玉灵轻轻点头接受了她的道歉,没有再说别的,转身将手上的糖葫芦给了乔冬和萧奇泽自己也留了一串。

乔冬有些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眼神瞬间亮了,“阿姐,外面的糖葫芦真好吃。”

见乔冬喜欢,乔玉灵轻声问,“要不要再来一串?”

“恩恩。”乔冬在乔玉灵面前表现的一直都是孩子气的一面。

乔玉灵心里有些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就有些堵的慌,将自己手上的递给了乔冬,“吃这个。”

“阿姐吃。”乔冬想让乔玉灵吃。

乔玉灵还没有说话,萧奇泽便道:“挺好吃我再去买点。”

人都去了,乔玉灵便没有说话。

这时小影买完,又看了一眼乔玉灵,转身到了马车边,轻轻叫了一声,“主子。”

南宫思凌有些破不及待的从里面打开了马车门,撩起帘子冲小影笑了一下,甜甜的叫了一声,“影姨。”

铁轨上的清纯天使

南宫思凌的动作极快,南宫念凌也许久不吃了,实在想念的紧,跟着南宫思凌一起走到马车门口,一股冷风袭来,南宫念凌小脸一白,呼吸立刻变得急促起来,小嘴张的老大,仿佛怎么呼吸空气都不够。

南宫思凌拿糖葫芦的手一顿,紧张的看着身边的念凌,“念凌,念凌……”

南宫辰维在马车里看着公文,一时大意听到思凌紧张的声音,他慌忙上前一把将念凌抱进怀里,英俊的脸上闪过担忧与急切。

听到声音的影雨调转马头,急喊了一声,“我去找人。”说完他已骑马疾驰而去。

小影也慌忙上前将马车门子关上,然后坐到了前面,拉着马绳打算走,一行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乔玉灵刚刚也看到了这一幕,不知为何她的心莫名的痛了起来,她看到了男人的脸,南宫辰维,南顺的辰王,那个在城墙上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

她愣神的时候,乔冬不知道何时去了马路中间,伸手拦住了马车,脸上一派严肃的,他紧张急了。

影风的剑已经架在了乔冬的脖子上,一脸戒备的看着乔冬,脸上肃杀之气尽显。

萧奇泽立刻冲到乔冬身边,打算在影风动手的时候将乔冬救出来,气氛瞬间凝固了起来,仿佛到了冰点。

车内传出南宫辰维冰冷的声音,“怎么回事儿?”

“主子有人拦住了马车。”小影回答,皱眉看着乔冬,又看看乔玉灵,表情也不怎么好看,真打算说自己刚才一时鲁莽,就听到乔冬说。

“他身体不好,撑不到回去,我可以为他缓解一下。”乔冬刚才看到了南宫念凌的情况,山里长大的孩子立刻就想救人,没有想别的,更加没想到对方会直接将刀架在他脖子上。

影风等人都愣住了,小王爷的病确实……很让人着急,谭小姐不在,来回恐怕小王爷需要受罪。

萧奇泽听到乔冬想救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看向小影很严肃的道:“家小少爷的病确实拖不得,如果不立刻施针会很危险。”

南宫辰维坐在马车里,看着怀里的儿子整个人神情紧崩,他甚至能感觉到儿子身上已经如冰块一般。

“主子。”小影请示南宫辰维。

南宫辰维只是微犹豫便直接道:“让他上来。”

小影与小八两个人同时跳下了马车,小影看向乔冬道:“公子请。”

影风也收回了剑,同样下了马,不过……乔冬却没有动,萧奇泽伸手轻推了一下他,“快去救人人。”

这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呀,这些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如果救好了还好说,如果救不好……

乔冬突然眼泪掉了出来,单纯是吓的,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刀架在脖子上过,腿都有些站不稳了,他求救似的看向乔玉灵,伸手颤巍巍的从自己的衣袖中拿出来一个小针包,递向乔玉灵的方向,“阿姐,去。”

乔玉灵回头皱眉看着乔冬,发现他的异样忙问,“怎么了?”

“阿姐我……我腿软了,去救那孩子吧,我……我手软下不了针。”

乔玉灵听到这话当真是无奈,接过乔冬手上的针包,看了萧奇泽一眼,“将乔冬带到一边坐下。”

旁边就有一个吃面的摊子,萧奇泽也没有说话,直接将乔冬拖到了摊子上让他会下,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甚至感觉有些好笑。

乔玉灵上前并没有进马车,而是站在一边对着里面道:“将孩子送出来吧。”

马车里面没有动作,她解释了一句,“马车里暗,不利于下针。”

“小影。”南宫辰维叫了一声。

小八立刻上前将车门打开,然后将帘子撩起,车里南宫辰维抱着南宫念凌走了出来,还没有下马车,乔玉灵便直接上前伸手摸了一下南宫念凌的小手。

原本没有什么救人之心的她,这会一摸孩子的小手,整个人都软了下来,甚至有些心疼这孩子,病症一看就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她只是微做检查便直接打开针包对着南宫念凌的几个穴位就扎了下去,只见片刻功夫,刚刚还因为呼吸不顺畅小脸青紫的人儿,脸色立刻缓和了不少,不过身上的温度依旧没有变。

扎完针,她着实心疼这个孩子,想了想从空间里摸了一粒药,这是她在岛上的时候因为无聊配的,对于这孩子的症状可以缓解,但不能根治。

上次因为拿出来药瓶被唐风两兄妹问了,这次她只拿出了一粒药,但没有莽撞的喂给孩子,只是放在手心递给南宫辰维,“这药服下可以缓解症状。”

南宫辰维没有接,给小影一个眼神,小影上前很是仔细的收了起来。

气氛一时间又尴尬了起来。

“将孩子抱进去吧,拔针还需要一会。”乔玉灵淡淡说了一句,然后走到一边看乔冬去了。

南宫辰维抬眸淡淡扫了一眼,将南宫念凌抱了进去。

时间一点点过去,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样子,乔冬终于恢复好了,乔玉灵想到南宫辰维的身份,便让乔冬去拔针,乔冬缓过来了便上了马车拔针。

拔完针他甚至很认真的看着南宫辰维说:“阿姐配的药很好用,给他吃了可以缓解一下。”说完他便跳下了马车。

走到乔玉灵面前道:“阿姐我们走吧,我还想再逛逛。”

“等一会,饿不饿?我们吃一碗面。”乔玉灵问,乔冬点了点头,“还真有点。”

于是乎……南宫辰维抱着孩子坐在马车里,小影等人守在外面,乔玉灵与乔冬三人就坐在面摊子上吃起面来。

待他们的面吃完,萧奇泽上前结了账,还没有离开。

这时由远及近的马蹄声传了过来,影雨带着谭一萱回来了,谭一萱跳下马便冲上了马车。

面摊前,乔冬依旧露出单纯的笑容,“阿姐,我们走吧。”

“好。”乔玉灵应了一声,但是没有走,而是看着马车,似乎等着马车里的动静,很快的马车里传出来声音。

“处理很极时,这是谁处理的?”谭一萱的声音从马车里传了出来,南宫辰维在里面与她说话。

乔玉灵勾了勾唇带着乔冬离开了。

当小影将手上的药递给谭一萱,谭一萱检查完,果真是对南宫念凌有用的药后,她便更想见一见给药的人。

可是当她下马车找人时,人已经不见了。

“谭小姐,对方的医术当真那般好?”小影有些好奇的问。

谭一萱双眼放光,“当真是很好,这些年我对思凌与念凌的病没有办法,或许他们可以。”

小影一怔,感觉刚才应该将人拦下。

马车里,南宫辰维喂着南宫念凌吃了药后,淡淡的对外面的人道:“影风派人去找,先回去。”

“是。”

别人的话他们或许不信,但是谭一萱的话他们是无条件相信的,影风立刻就派人去找了,南宫辰维等人则是回了,他们暂时要住的宅子。

其实南宫思凌与南宫念凌两个人都有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一个不能见热,一个不能见冷。

所以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他们两个总有一个必须在屋子里度过。

夏天的时候南宫思凌房间里需要放很多的冰块才可以,否则他便会全身起疹子身体发热,呼吸不顺畅。

冬天的时候南宫念凌房间里需要放很多的炭盆,房间里需要特别温暖才可以,否则身体冰冷,呼吸不顺畅。

这些年谭一萱一直在想办法救两个孩子,可是一直没有找到好的办法,但她可以肯定,这两孩子体内有毒素。

两孩子能一起玩一起见面的时间只有春和秋,其他时间不能见面。

南宫辰维这些年一直带着两个人,很多时候为了照顾两个人,他都是坐镇后方,直接统领,春天与秋天他才会带兵去打,屡战屡胜。

影风以为他们会去一些好玩的地方,便派人全城搜,可是没有搜赌场,而这几个人恰好去了赌场。

萧奇泽在岛上没有去过,因为岛上……没有,出来之后就很热衷特别想去见识一下,乔冬单纯就是一个小白,所以两个人特别想去。

乔玉灵记忆不全,见两人有兴趣,也只能带着他们去。

于是乎……众人就这样完美的错过了,晚上乔玉灵才与乔冬与萧奇泽回到客栈,乔玉灵甚至还在对乔冬说:“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不可以冲动。”

“可是阿姐,那个孩子很难受,我们明明可以救他为什么不救?”乔冬很不能理解。

乔玉灵微摇头,“在外面有很多事情是我们管不到的,对方是南顺的辰王,他身边的人也都不会好招惹的,那孩子可能是南顺的小王爷,如果出现什么差池,到时候我们就是有十张嘴都说不清楚。”

她这会只顾着说乔冬,完全忘记了自己救了人之后还给了对方一粒药的事情。

乔冬很懵懂,一时间不知道做的是对是错,扭头看向了萧奇泽,萧奇泽已经傻了,他愣愣的看着乔玉灵,嘴巴张了张最终发出声音,“他……说他……说他就是辰王?”

“恩。”乔玉灵很笃定的点头。

天知道今天在马车前面,向来不会被外界因素影响的她竟然……心脏狂跳,仿佛快要跳出来了,那种莫名的痛,莫名的激动,莫名的悲伤都让她不喜。

在辰王面前,她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

“天呐,为什么不说呀?他不是要明天才回来了嘛,怎么今天就进城了。”萧奇泽不可思意,眼神发亮。

乔玉灵白了他一眼,这就是所谓的偶像吧,南宫辰维是萧奇泽的偶像。

乔冬倒没有什么想法,他左看看右看看,还是有些懵懂的说:“阿姐,那下次我们在街上遇到这样的事情,还要不要救人呀?”

“哎……”乔玉灵重重叹了一口气,换了一种说法,“不是说不可以救,只是的方法不行,不能自己用身体去拦马车,可以说出来,如果对方不听,那我们也没有办法。”

“可是如果他们不听,那孩子有危险。”乔冬着急道。

乔玉灵摇头,“这天下的事情多了,不是所有的事情我们都可以管,要记住,自己的安全第一。”

“哦。”乔冬愣愣的点头。

“还有我们是逃出来的,这里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河眙岛的人,以后不能叫乔冬,若是别人问,就叫夏冬,我叫夏乔。”

“好。”乔冬这次点头很快。

萧奇泽反手指了指自己,“那我叫什么?”

乔玉灵看着他笑面如靥,“就叫夏大白。”

“啊?这名字一点也不好听。”萧奇泽反抗。

乔玉灵优雅的打了一个哈欠,“行了,不好听自己给自己起吧,我要去睡了,困死了。”说完她向回了自己房间。

刚刚在外面还一副疲惫样的她,回到房间后,哪里疲惫的样子,她摸着自己的心口,现在竟还有些不舒服。

今天无意间的见面,她能感觉到自己与南宫辰维之前有故事,哦,不,是原主,但也有可能是自己。

进到空间泡澡之后,她的思绪还是有些乱,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如果南宫辰维以前是原主所爱,那她……不爱这个男人,所以她不想接触,可如果是自己爱这个男人,之后失去了记忆呢?

在空间里纠结了许久的她,烦躁之后,直接在空间里干起活来,让自己不闲下来就不会胡思乱想。

此刻城里一处没有牌匾的宅子里,南宫辰维还在房间看着南宫念凌睡着,心也不能平静下来,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他起身走到外面,转身将门关上,走到院子中间这才看向影风。

“刚刚查到了三人的落角,这三人似乎凭空出现,查不到其他任何踪迹。”影风汇报。

南宫辰维眸子闪了闪,迟疑之后沙哑着声音道:“明日去请他们过来,给念凌看看,让小萱在旁边看着。”

“是。”

“这几个人的背景再查,这世上没有任何的凭空出现。”

“是。”

“叫小影过来。”

“是。”

影风走了,南宫辰维站在院子里陷入沉思,那个女人给念凌下针的时候很像一个人,想到她的容颜,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但她的一颦一笑依旧清晰的印在他的脑海里。

很快小影进来了,对南宫辰维抱拳行礼,“王爷。”

南宫辰维没有看小影,他的眼神没有焦距,看着一处,又仿佛很远很远,声音很轻,“今天中午为何要缠着她问名字?”

小影在南宫辰维身边多人,向来不是多事之人。

小影一怔,不愿意说,抬头看了一眼南宫辰维,最后低头实话实说,“对方很像……很像主子,眼睛很像。”

“本王细看过,她没有易容。”

今天中午她给念凌下针的时候,他抬头只扫了一眼,那个女人并没有易容。

小影也轻轻点头,“我知道,只是……可能是属下看错了,还望王爷原谅。”

“行了,退下吧。”

“是。”

小影走了,南宫辰维一个人站在院子里,许久许久,最后才转身回到了屋里。

乔玉灵干完活后就睡着了,后来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醒来的,外面的门一直被敲着,她打开门时,就看到乔冬一脸紧张的看着她,“阿姐。”眼神中带着不安。

“怎么了?”乔玉灵皱眉。

乔冬有些慌张的说,“阿姐,那个人带了人来,说是……说是请我们过去一趟,他好凶呀,他昨天还用刀架我脖子,阿姐……我腿软。”

乔玉灵简直想拍一把乔冬的脑子,这孩子是不是傻了,但可以想到,昨天可能是他第一次被刀架在脖子上,那种死亡的恐惧很近。

“行了先别怕,我带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