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

“你说不说?别以为你不说,我就查不到。”大刚又怒吼了一声。

刘桂海还是垂着脑袋不说话。

最后大刚干脆抬头看向人群,“你们说,你们想想谁有可能。”

于是大家便在下面议论了起来,很快的那个女人就被找了出来,竟然是……刘桂海家隔壁,在村儿里的时候两家离的近。

刘桂海的媳妇活着的时候,与那个女的关系还很好,最后刘桂海的媳妇儿没了,那女人没事儿也会过去给孩子缝缝补补。

“贱人……”人群中立刻就传出来一个声音,紧跟着就是巴掌声,然后就是女人的尖叫声。

人群立刻散开,那一男一女距离乔玉灵一家不远,很快就暴露在了人前,女人因为男人的一记耳光倒在了地上,楚楚可怜的捂着被打的脸颊。

“将女的带上来。”大刚冲着身后的人说。

立刻有两人下去拖起女人就带到了台上,而女人的相公就站在台下,一脸的悲痛。

乔玉灵回头看到男人的神情,也是无奈,这种戴绿帽子,还被……当这么多人面揭穿出来,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吧。

有好事儿的婶子立刻就凑到乔玉灵身边说“我知道他,他家其他人早就死光了,他当时是倒插门进的女方家,平时那女人对他就是吆五喝六的,没想到孩子都有了,这女人还不安分。”

乔玉灵算是懂了,感情是没有父母,倒插门进去的,但这也只能说是个别的,她姐夫不也是进了她家门,还不是好好的。

夏的味道

女人被带了上去,立刻就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大刚一瞬间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将眸光看向了乔玉灵,乔玉灵皱眉,最后只能轻叹了一口气,再次回到了台上。

大家似乎习惯了乔玉灵出来主事儿,也并没有将乔玉灵当成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当她出面处理这种事情的时候,没有一个反对的声音,也没人说八卦。

乔玉灵上前先是看了看女人,又看了看刘桂海,最后又看向了一直没有出声的王顶柱,最后才看向人群。

“事情已经发生了,自然是不能放过,农场里人很多,我乔家自问对你们都还不错,但如果因为我们家对你们不错,你们就可以在农场里乱来,那你们就真的想错了。

好好做事,我乔家自然不会亏待了大家,这几个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但若像这样不但造谣生事,而且还做一些世人不耻的事情,那农场是绝对不留的。

今天我就把规矩立在这里,无论男女,做出像他们……”她伸手指向了刘桂海与那个女人,“像他们这样的事情,农场绝不再雇佣,他们的孩子也不能再待在学堂。”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眼底闪过一片寒光,看着下面的人头,有男有女,为了杜绝以后再出现这样的事情,她必须要给立个狠规矩,这两个人就是要用来开刀的。

“但凡不安分的,赶出农场,至亲亲人也赶出农场。”说到这里乔玉灵扭头看向大刚说“大刚叔一会看看刘桂海的家人,父母,兄弟姐妹在农场的一率赶出去,孩子也一样,她也是。”最后她又指向那个与刘桂海偷偷摸摸在一起的女人。

这时就有人出来说话了,“二姑娘,那是他们的错,为什么要连至亲一起算呀。”

乔玉灵勾了勾嘴角笑道“他们犯了错,他们的至亲也有连带责任。”

“什么是连带责任?”有人疑惑。

“就是看管的责任,所以大家以后若是想要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之前,先想想自己的家里人,先想想这后果是不是你们能受得住的。”乔玉灵说。

台下立刻炸开了锅,但大刚有些不忍的说“灵丫头,这女人犯错,我看她家另一口子是不知道的。”

乔玉灵翻了一个白眼,如果男人知道自己女人跟别的男人鬼混在一起,还能知情,那才叫神了,“大刚叔你是想让我留下他?”她伸手指向了台下脸色难堪的男人。

“是,他也算被他们害的。”大刚说。

乔玉灵想了想便道“这个女人家人一率赶走,刘桂海的家人也是,至于台下那个……若是他想留就留下,若是他休妻,跟着他的孩子可以继续留在学堂。”

“好。”大刚连连点头。

乔玉灵也没有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她说完这些话后,抬了抬手,台下立刻安静了,大家都看着她。

“平常并不能阻拦大家正常的说话,但是说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便是你们的不对,我三伯娘在村子里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清楚,乔家村的人是清楚的,一个人的品行在那里,她怎么可能做出格的事情。

我三伯父是因为在战场上与别人厮杀,是为了保护南顺朝,是为了让大家有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最后才会离世,留下了孤儿寡母,现在有人嫉妒就要出来说她两句,你们的良心,难道被狗吃了?” 说到这里她便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然后又将眸光看向了刘桂海淡淡的道“人在做天在看,自己做了什么样的恶事,总有一天会有报应。”

乔玉灵说完看向了大刚,大刚立刻就明白了,站出来说“今天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规矩也说了,以后谁若是再敢犯,下场就和他们一样,就算不为你们自己,也为你们的家人考虑考虑。”

“啊,这可怎么活呀,怎么活呀。”人群中立刻有人哭了起来。

乔玉灵没有去管,而是直接拉着小刘氏与大刘氏离开了,乔玉香也跟她们一起离开了。

几人刚回到家没一会,小刚就回来了,一脸笑意,“娘,婶子,最近那刘桂海被人打得可惨了。”

“谁打的呀?”乔玉香问。

“他哥哥,还有他弟,他们都在我们农场,因为刘桂海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又被当众指了出来,一来是脸上挂不住,二来是现在没了农场的这份活计,恐怕他们的日子会很难过,我听到刘桂海的弟弟还叫嚣着让刘桂海给他们赔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