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视频网

陆让因为大晚上到处给小姑娘找水果店买橙子,又突然兴起,在旁边看小姑娘摆弄那些机器做实验,很晚才睡。

看到墨行渊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看清消息内容,他立马就给墨行渊回了个电话过去。

“怎么回事啊?那饭局我去干嘛啊?”

“有事。”

“什么?”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陪我老婆。”

陆让嘴角一抽,“阿渊你还能不能行了?参加个饭局也要带上给媳妇儿一起?而且这活儿让非凡或者阿彻来干不是更好?!”

他刚回国,和时遇一共也没见过几次面。

“她可能是知道了什么,羽然姐在,非凡不适合,阿彻得跟我一起过去。”

秦非凡原本就对秦羽然怀有愧疚,若是中途真出什么问题,只怕秦非凡自己也不知道帮哪个。

陆让沉默了一会儿,扒了扒头发,算是明白过来了。

粉艳花朵边的靓丽Daisy

“合着你让老子带你媳妇儿过去,就是为了让你媳妇儿亲眼见证你没有在外面乱搞?!”

墨行渊没有否认。

陆让去了洗漱间,往脸上抔了把水,总算是彻底清醒过来。

“你媳妇儿知道不?!”

“我待会儿跟她说。”

挂断电话,墨行渊看了眼办公桌旁边放着的一家五口的照片,那是他们前不久去拍的。

上面时遇靠在他肩膀上,笑容温柔恬静。

她一直是这样的,太过懂事体贴人,所以一直都在委屈自己。

所以尽管会因为秦羽然而心生不满,却也只能憋在心里。

正因如此,他才会害怕,如果有一天,她知道,自己亏欠秦羽然的,有可能永远也还不清,会不会受不了选择离开。

而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给她安感。

于是墨彻匆匆忙忙从‘W宫’赶过来,看到的是就是墨行渊长指摩挲着手机机身,半垂着黑眸,侧脸冷然的坐在位置上的模样。

他整了整自己系的有些不规整的领带,扒拉两下头发,走到墨行渊跟前。

“哥啊,你突然急急忙忙叫我过来,是有什么急事吗?”

他昨儿个被秦非凡拉着,一边听秦少爷是多不容易把媳妇儿追到手的狗粮,一边被逼着红酒兑白酒,差点喝成阴阳脸。

结果上午一醒来,包厢里就剩下他一个。

打了个电话过去一问,秦少爷一早就跑去女朋友那献殷勤了,他简直没眼看!

墨行渊抬眼,看到墨彻明显是在外面混了一晚上回来的模样,俊眉微蹙。

“给你半个小时,把你自己收拾好,一点去浅水湾接人。”

墨彻点头就要去休息间收拾自己,走了一半却是回转过身。

“不对啊,羽然姐之前跟我说,你会去接她的啊!”

墨行渊冷冷扫他一眼。

墨彻被这凉飕飕的眼神吓得立马醒神。

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怎么就忘了女人都喜欢吃醋这一茬呢,他哥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了!

“我去,我换好衣服立马就去!”

“如果羽然姐问起来……”

“公司临时有个紧急会议!我待会儿就吩咐下去,让底下人对好口供!”

看墨行渊总算是满意了,墨彻才松了口气,拍拍自己的小胸口,快步进了休息室洗漱换衣服。

娘嘞,他就是一个可怜又无辜的单身狗,为什么在吃了本不该属于他的狗粮之后,还要来这里当挡箭牌。

他太难了!

……

喜天是国内的老牌企业,据说是祖辈带有颜色背景,后来转战海外,算是第一批在海外上市的企业。

这次回国,也是因为国内的经济发展起来,谁都想要分一块蛋糕,而这块市场大部分握在墨氏手里,两方便达成了战略合作,算是互利共赢。

墨行渊的车在酒店门口停下的时候,时遇还没有接他的电话。

他微皱了眉,正打算看下时遇的定位在哪,陆让的电话进来了。

“喂,阿渊,你媳妇儿跟YG的慕延之什么关系啊?”

墨行渊眼神微冷,“你在哪?!”

“啧,我本来是打算去你家接你媳妇儿的,结果路上看见你媳妇儿上了慕延之的车,这会儿跟着呢,瞅着这路线,估摸着今儿慕延之也是要去参加喜天的饭局的,听说YG和喜天两家一直都是有合作的。”

“知道了。”

“哎,那老子还要不要过去啊?没老子什么事的话,老子回去补觉了啊——”

墨行渊眼神微冷,挂了电话,长指轻敲旁边的座椅扶手,薄唇微抿,拉开车门下了车。

他在酒店门口没站多久,就看到一辆湖蓝色的阿斯顿?马丁开了过来,车窗降了半边,轻易就能看见里面坐着的人。

慕延之和时遇。

墨行渊正要上前去,胳臂却是被人挽住。

“阿渊,在这等我吗?”

他转过头,看到秦羽然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墨行渊脚步不得不停住,正要开口,却是又听到秦羽然有些意外的声音。

“那是小遇,和YG的慕延之?”

秦羽然这些年虽然在海外接受治疗,但作为一个女强人,依旧有关注业内的动向,所以对于慕延之也并不陌生。

慕延之秉承一贯的绅士,下车帮时遇拉开车门。

时遇拎着裙摆下车,刚站稳抬头,就看见站在一边的墨行渊和秦羽然。

以及,秦羽然挽着墨行渊胳臂的手。

她没想到,慕延之说的饭局,竟然就是秦羽然昨天发来的消息里的那个。

秦羽然穿着一身黑色亮片鱼尾裙,因为天气冷,外面套了一件垫肩皮衣外套,短发用发膏往后固定住,露出精致英气的五官,身姿窈窕,然成熟女人的魅力。

时遇拎着裙摆的手一时间忘记放下,面色有些怔然。

刚才一瞬间的恍惚,她竟然觉得,自己只是个外人。

可是,明明那是她的男人。

墨彻站在墨行渊身后,心里一万个卧槽。

人间修罗场啊这是!

慕延之看到时遇微变的脸色,视线落在秦羽然和墨行渊身上,似乎是明白什么,低头看时遇。

“我送你回去?”

时遇睫毛微微颤动,拎着裙摆的手心松了又紧,最终却是微笑了笑。

“不用,你不是还有个重要的合同要签?”

“没关系,你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