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在深夜放飞自我

只给两人一柱香的时间,让他们围着桌子看,紧跟着就是自己提笔去写,将自己刚才看到的药都写下来,尽最大的可能,认识的越多越好。

两人的表现同样非常好,五十多种写出了三十多种,有些难以分辩的写错了,或者很罕见的,两人根本就没有写出来。

但对于两个十岁不到的孩子来说……已经相当厉害,这也足以证明刘医者是用心教的。

第三轮考得是他们两个人的强项,闻。

两碗里,被加放了不同的药材,一碗有六十多种,有三十多种是气味敏感的,剩下的都是气味很浅的那种。

第一轮两人都一样,第二轮宝儿比妞妞颇好一点,但是第三轮,宝儿就比妞妞微逊色些。

第四轮是将所有现有的药材放到了一起,宝儿与妞妞可以根据自己所学,然后去配药,分别注明对症什么病。

同样的要写出来抓多少药,但是这一轮他们还需要每一个配方的药都在一起,才算合格。

简单的治疗风寒一类的两人现在没有问题,所以两人便开始配药,实力旗鼓相当。

考核完成,乔玉灵并没有说结果如何,只是让两个人先回去,唯独留下了刘医者,看热闹的两个人伊芷与易玢见没有热闹可看,也快速离开了。

“坐吧。”

人都之后,乔玉灵指了指一边的位置,对刘医者。

粉色甜美少女

刘医者有些紧张,但还是坐了下去。

“这些日子辛苦你了,能将他们教出来,证明你是花费了不少心血的。”

刘医者慌忙起身不敢居功,“都是按主子给的办法教的,这种办法用在他们身上很管用。”

“坐,有话坐下说。”

乔玉灵指了指刘医者的椅子。

刘医者紧张的坐了下去,乔玉灵淡淡的说:“不用那么紧张,你若一直这样紧张,日后跟在我身边,岂不是什么都不能干了?”

刘医者听到这话,惊喜极了,“谢谢主子。”

“行了,先下去休息吧,明天开始正式教你们。”

“是。”

刘医者脸上抑制不住的开心,嘴都快要咧到耳朵根后面去了。

乔玉灵看着刘医者离开,也不由的笑了。

这时小八进来送茶水,看到茶水乔玉灵就想到早上假玉佳送来的茶,“你与玉佳一起出去的,她的茶哪里买的?

可有问题?”

“有没有问题,属下不知,但茶确实是在走货郎那里买的。”

“还有没有其他异常,有没有看到她与什么人接触?”

小八摇头,“我们一直看得很紧,什么都没有发现。”

“恩,行了,下去吧。”

假玉佳送过来的茶水乔玉灵没有动,直接进空间写起了接下来要教小宝妞妞的一些计划。

又是两天时间过去了,乔玉灵已经教了宝儿和妞妞两天,同时还有刘医者,经过两天的教学,她是发现了,这三个人就像海绵一样,可以尽情的吸收知识,而且很快,这一点她很开心。

这天南宫辰维中午就回来了,乔玉灵诧异的问道:“今天没什么事情了?”

“处理差不多了,若北王朝那边再没有反应,我打算将顾泉风带回京,或者就不带了。”

“不带你还想直接杀了他不成?”

“也不是不可以。”

乔玉灵连连摇头,“自然是不可以,至少再不行,如果在战场上你直接杀了他,那没什么,可是现在我们将人抓了,消息也已经传出去,你再……”“北王朝那边一直不吐口,就想用金银来换取。”

乔玉灵眨了眨眼,小声问道:“如果这次稳住了,北王朝,他们能乖巧多久?”

“没多长时间,就看他们这次有多痛。”

“那不如这样,这次我们不但要他们的银子,还要他们成为南顺的附属国,这样北王朝定是不干的,可一旦消息传出去……北王朝日后再反,我们也有了攻打的理由。”

南宫辰维笑了,有些小得意,“你我想到一起去了。”

“可北王朝现在没有动静,我们怎么办?”

“我今天已经命人开始往外面扔了两具尸体,北王朝的,他们一直不相信我们不会虐待他们的将士,我就让他们看看,我们没有虐待只是没有粮食。”

乔玉灵皱眉,“真有饿死的了?”

“不是,是两个不安分的,直接处死了。”

“那也行,看到尸体,北王朝的人应该着急了。”

“恩。”

南宫辰维突然问道:“假玉佳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们回乔家村前,这个人就一定要处理了。”

“这两天我也在想,可是这些日子她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也是无从下手。”

“她没有什么破绽是因为接触的太少,没事儿带着伊芷他们去假玉佳那里坐坐,人在慌张之下总会露出点破绽。”

“好。”

听了南宫辰维的话,第二天乔玉灵就自己去找了假玉佳,她并没有拉着伊芷与易玢一起去。

她到的时候,假玉佳正在院子阴凉的小亭子里喝茶,很是悠闲的样子,远远的,乔玉灵才发现,假玉佳身上根本就没有村里姑娘的那种朴实,反而有一种狠劲。

乔玉灵正出神,就看到假玉佳开心的站了起来,冲她挥手,“二姐。”

乔玉灵走了过去,假玉佳很开心,“二姐,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了?”

“怎么……我来找你,你还不开心呀?”

“哪有哪有的话呀,我巴不得天天待在二姐身边呢,可是……二姐忙,我也不敢去打扰,我怕二姐烦我。”

假玉佳说着说着,一脸委屈的低下了头。

乔玉灵轻轻摇头,“我怎么会烦你呢,都是一家人,不会的。”

假玉佳抬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乔玉灵,“二姐,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怎么会这样想?”

她佯装诧异。

“二姐跟伊芷姐姐走那么近,和易玢嫂子关系也是极好,可是我……我总感觉自己是多余的。”

假玉佳的表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乔玉灵笑了,“每个人的圈子都不同,伊芷与易玢算是我的好友,玉佳也有自己的好友呀,以后你就会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