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视频播放免费视频

“芳姑姑。”她不知道自己怎么的就叫出声,眼前的悬崖一切都消失了,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从床上坐起,看到身边男人担忧的眼神,她视线迷茫呆滞起来。

梦到的一切太过于真实,她的心现在还揪疼。

“玉灵,怎么样?没事儿吧?”南宫辰维的心都揪了起来,他一直在她身边守着什么都没有干,到了夜深静,两个孩子都被他赶去睡觉了,玉灵还没有醒来。

他以为她还醒不来,正想着要不要让人再去找找萧奇泽,可是他还没有行动,昏迷中的玉灵,眼角竟然流下了泪。

他看到玉灵痛苦的表情,看到她眼角的泪,他急了,轻轻摇晃着她,他怕她一睡不醒,他慌乱了。

乔玉灵近乎木讷的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那冰冷的触感,让她回神,可是梦与现实她仍旧有些分不清。

“我们……有……有三个孩子?”她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仿佛许久都没有喝过水,细听会发现带着颤抖。

南宫辰维爱她到骨子里,熟悉她的一切,自然发现了她的颤音,他没明白她为何这样问,想必应该与她刚才的痛苦有关,他轻轻点头,承认。

可是他发现刚才还纠结,迷茫的她,这会眼神渐渐变得清明,不过还是痛苦闪过,她又问,“我们的女儿……女儿是不是……是不是掉下……悬崖了?”这话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说完话她便直接倒在床上,神情呆滞,思绪缥缈的看着床顶。

“玉灵怎么了?是想起来什么了?还是做噩梦了?”南宫辰维紧紧握着她的手,声音很轻,仿佛怕吓到她。

乔玉灵盯着南宫辰维看了许久,久到南宫辰维以为她不会说话,她这才淡淡开口,眸底深情满满,声音也跟着轻了几分,“这些年辛苦了。”

一句话,让南宫辰维激动的差点跳起来,他身子都在颤,声音中带着不敢置信,“……想起来了?”

冬日暖暖星光少女温暖迷人私房照

乔玉灵轻轻点头,对他露出一抹笑意,缓了一会她的情绪好多了,声音也平静下来,“我梦到了之前所有事情。”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抬头看向南宫辰维,“我还梦到了芳姑姑带着女儿逃命,芳姑姑在马车里发现事情不对时,将马车坐垫里的棉絮都抽出来放进女儿的襁褓里。”

“她抱着女儿跳崖了,女儿被她紧紧护在怀里,我想跟着下去,可是当我身体飘到半空,我听到在叫我,我很揪心,后来我身子被摇晃,我没看到芳姑姑抱着女儿落地之后是什么样的,就醒了,我……”

说到激动处,她的眼泪又掉了下来,无声无息,看着眼前心疼自己的这个男人,她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我想了。”

一句话说出了她的思念,她这几年没有记忆之后的煎熬。

南宫辰维看到她这般样子,心一下子就软了,他重重点头,看着她,喉咙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想起来了,她终于想起来了。

他正打算伸手去抱她,她直接起身扑进他怀里,紧紧抱着他,这个男人在收到自己死的消息时,应该很绝望吧。

两人都有自己的心思,但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安静无言的互相抱着,也足以体会到对方的心意,一切尽在不言中。

良久之宾,两人分开,南宫辰维激动的之下,低头就吻向她的唇,他吻的温柔而深情,带着他这几年所有的思念。

乔玉灵热情回应着他。

接下来的一切自然而然就发生了,他们都是激动的,热情的,房间里暧昧的气息瞬起,在乔玉灵没记忆的时候,两人也来过一次,可那次乔玉灵喝多了,这次两人都清醒,还是乔玉灵在回复记忆后。

翻云覆雨后,两人谁也没有睡着,南宫辰维怕乔玉灵身体还没有恢复好,不敢太折腾她,带着心疼,只是过了把瘾就结束了。

乔玉灵窝在南宫辰维怀里,安安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回想着她的记忆,还有她梦到芳姑姑的那短记忆,她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南宫辰维安安静静的抱她,心满意足什么话也都没有说,两人就这样安静的。

“事情完了,我们去找找安凌吧,我总感觉孩子没死,我梦到芳姑姑在发现事情不对劲儿的时候,就将马车坐垫上的棉絮全都抽出来塞进了孩子的襁褓里,而且坠崖之后,芳姑姑死死的将孩子护在怀里。”

这虽然是她梦到的,可是她相信这就是真的,她有种感觉。

南宫辰维轻轻点头,在她额头上吻了吻,淡声道:“好,事情完了我们就去找,如果安凌没事儿,她就一定能回到我们身边的。”

“恩。”乔玉灵轻轻点头,随即她的思绪飘到了最近的事情上,想到自己在全神惯注为祖父检查身体的时候,竟然被赵文月刺了一刀,心里那叫一个不舒服。

她问,“赵文月怎么样了?”

“在府里牢房关着,她这次……死定了。”

乔玉灵轻轻点头,“她敢当着众人的面对祖父下手。”说到这里她突然间想起来,祖父在她昏倒之前,身体情况特别糟糕,她惊呼的抬头看着南宫辰维紧张的问,“祖父怎么样了?”

南宫辰维眸子暗了暗,但还是给她说了实话,“玉佳带着赵文月出去时,赵文月转身刺了玉佳的胳膊,然后冲过去刺了,反应过来后,玉佳将赵文月一脚踹开了,但匕首上有毒,身子是仰躺的方向倒,玉佳怕匕首入身体太深,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

“匕首上的毒太厉害,当场就晕过去了,玉佳的身体情况比的好一点,她能适应毒,可是她当时什么都干不了,也不知道赵文月哪里又来了一个匕首,在们两人都倒地,外面人又没有进来的时候,她直接就……上前将匕首刺进了老太傅的身体里,刺进去的位置是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