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噻秀app下载

“不用谢,这都来我们乔家村了,我只是不想有人死在我们乔家村。”

夏奕霆的眼神微暗淡了一下,一闪即逝,快到谁都没有看到,他依旧沙哑着声音道:“抱歉,这次恐怕没有银子付诊费了。”

乔玉灵看到他这个样子实在来气,“不用了,上次给的银子够了。”说完她起身出去了,乔家其他人也出去了,唯有乔玉佳在房间里站着,没有出去,也没有上前。

夏奕霆眸光紧紧的盯着她,满眼全都是她,从此他的世界里就只剩下她一人,“玉……佳,对不起,我想起来了。”

“恩,伤得很重,好好休息吧。”乔玉佳说完便逃一般的出去了,一刻也不敢多待。

夏奕霆看着她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失落,但最后嘴角还是圈起一抹苦笑,慢慢闭上眼睛。

乔玉灵让人煎的药,再送药进去的时候乔玉佳已经不在屋里了,她也没说话,叫来了小六给夏奕霆喂药,自己出去了。

到外面她眼神看了一眼乔玉佳屋子,没打算过去,乔玉楠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二姐,三姐回屋睡觉了,脸色不太好。”

“好几天没休息好了,脸色不好也正常,让她睡吧别吵醒她。”

“是。”

夏奕霆来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离开的前一天,乔玉灵与南宫辰维头疼的看着眼前的两上小包子,十分无奈。

“爹娘就是去找妹妹,找到了就回来了。”乔玉灵说完又改了口,“知道我们想知道的事情,早早的就回来了,们就好好的在家里待着。”

雪地中碧眼如珠的异国少女

“娘,我们也想去,我们也想去看看妹妹是从哪里走丢的。”南宫思凌道。

南宫念凌在一边起哄,“就是,我们也想去,爹娘这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乔玉灵正想着换什么样的方式哄哄这两个小子,就听到身边的男人命令的口气道:“不许去,如果非要跟着去,现在就送们回京,去学们该学的东西。”

两人见南宫辰维这般说了,立刻就怂了,一句话也不敢说,就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思凌与念凌很委屈呀,他们真的很想去。

在他们绝望的时候,南宫辰维又道:“如果不跟着去,就在乔家村里待着,该学习的东西只需要学会便可,其他时间任由们随便玩。”

南宫思凌与南宫念凌对视一眼,最后只能轻轻点头,“好。”不过两人心里想去的念头可是没有消,心里的小九九已经在开始计算了。

乔玉灵与南宫辰维自然看出了两人的想法,但谁也没有说破,只装作自己不知道,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南宫辰维准备好的绳子已经有一部份被放进了乔玉灵的空间,其他的放在明面上,直到走的那天拿走就好。

夜里,乔玉灵躺在南宫辰维怀里狐疑的道:“这两个小子好像没有放弃跟我们去的想法。”

“这边事情都安排好了?”南宫辰维答非所问。

“都安排好了,夏奕霆那里也不需要我,他的伤需要慢慢养着,到时候如果有问题,叫师父过来就可以。”

“那不如……我们现在就走。”

“现在?”乔玉灵的心狂跳起来。

南宫辰维分析,“今天晚上那两个小子肯定在商量着明天如何跟着我们离开,如果我们现在就走,明天他们起床后发现我们不见了,也只能乖乖待着,若是我们明天走……想要甩开他们也可以,但需要费点时间。”

乔玉灵迟疑了一下点头同意,“行,那就现在走,我不喜欢离别,就这样悄悄走,去早早的办完事情,早早的回来便可。”

“恩。”南宫辰维也是这个意思。

两人一拍即合,乔玉灵直接书信一封留在桌上,南宫辰维也留了一封信,前者是留给家人的,后者是留给两个儿子的。

另一个屋里,南宫思凌与南宫念凌两也没有睡,正在小声商量着对策。

“影电他们都在,到时候爹娘要去找妹妹肯定要坐马车,不如我们明天晚上早早的就藏进马车里,到时候马车走出去,爹娘也不忍心将我们再送回来,到时候我们再撒撒娇事情就成了。”南宫念凌说。

南宫思凌赞同的点头,“与我的想法一样,现在我们除了藏在马车里,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就这样明天的时候一定要看好爹娘,他们肯定会想办法甩开我们的。”

“放心吧,明天我们早起哪里都不去,就一直缠着爹娘,最后再藏在马车里,事情就成了。”

两个小的在屋里商量的热火朝天,南宫辰维与乔玉灵两人已经到了村口,影电,影雷,小八三人站在一起。

“行了回去吧。”乔玉灵潇洒的摆了摆手。

南宫辰维更是一句话都没说,牵着乔玉灵的手转身就走。

小八急急在后面喊着,“主子,要不要给您准备马车。”

“不用了,回去吧。”乔玉灵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跟着南宫辰维就走了。

月色下两人行走着,待走出挺远,确定后面的人已经离开了,乔玉灵这才从空间里牵出来两匹马,两人一路策马前行。

在家的时候没出发,并不感觉时间紧张,可一旦离家,乔玉灵就像早点到地方,早点去打听消息,所以一路没怎么停,累了就进空间睡一觉,外面时间过去的也不多,吃饭什么的也在空间。

第二天下午就已经到了悬崖边。

而乔家的气氛不怎么早,晚上小哥两商量的挺好,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去乔玉灵的房间里找人,看到的就是两封信,人已经离开了。

南宫思凌与南宫念凌那叫一个生气,可是更多的是无助,嫌弃自己太小,嫌弃自己没能力,嫌弃自己很多事情现在都办不到,两人陷入深深的自我嫌弃。

这一天除了吃饭外,两人就坐在院子里,双手撑着脑袋,各种叹气,看得乔家其他人原本还有些小伤感乔玉灵离开了,现在竟莫名的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