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软件在线免费下载

原本是想尝试着去说服时遇,到底她们之间的血缘关系是无论如何也割舍不开的,阮琳若是要报复,也定不会放过时遇,届时她们定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况且,时遇还和墨行渊有三个孩子,她定然也要为三个孩子考虑。

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时遇竟然那般狠心,宁愿看她被阮琳报复,宁愿几个孩子承受流言蜚语,也不愿意帮她,甚至让她以后不要去找她。

这是想和自己断绝关系!

她走投无路,想到一直对时遇有心思的慕延之,想求他帮忙,毕竟他肯定也不愿意时遇遭阮琳欺负。

却不想,慕延之看着温和好说话,在这件事上,竟然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甚至,说她不配做时遇的母亲!

“哈——”

方美玲手紧握着方向盘,深呼了一口气,眼神阴狠。

既然时遇这样不念及母女情分,便也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另一边,欧驰耀坐上车,随手摘掉帽子口罩,闭眼靠在座椅上半晌,回想起刚才和方美玲的对话,眉头却是微微皱起。

他明明听到,那个女人说‘小遇是我的女儿’,他自然而然的意味,她是时遇的母亲。

可是刚才,那个女人又说,她是墨家的主母,是墨行渊的母亲。

那年晴天遇见清新的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欧驰耀看了眼前面还在苦口婆心念叨的阿达,“墨行渊除了两个兄弟,还有没有什么姐妹?”

阿达闻言一愣,随即摇头。

“墨家墨行渊这一辈里,除了他,就只有占清荷生的两个儿子,没有别的兄弟姐妹,哦,据说墨行渊还有两个私生子,现在都才五六岁,生母不明……少爷,您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需不需要我派人具体去查查?”

听到墨行渊有两个孩子,欧驰耀一愣,那时遇岂不是嫁过去就给人做后妈?

不过,那女人既然自己喜欢,关他什么事?!

欧驰耀犹豫了会儿,还是摆了摆手。

“不需要,我就是随口问问。”

他本就对别人家里的事没什么兴趣,况且这件事,他直觉里面还有什么外人并不知晓的内情,若真的往下深挖,指不定会对时遇不利。

想到方才那个女人说的话,欧驰耀轻哼了一声。

就当是看时遇那个女人可怜的份上,他大少爷就当没听到那些话!

不过,他是不是得找个机会提醒下时遇,提防着点方才那个女人?

但想到刚才在墨行渊面前吃的瘪,欧驰耀撇过脸。

那个男人既然那么厉害,就算是现在落魄了,护着自己女人的能力总该是有的吧?!

……

幼儿园门口

因为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承时还好,换了衣服就牵着糯糯的手去跟着老师做活动,承煜却是一个人拿了本书,找了个角落坐在那看。

幼儿园的体育课,无非就是做些小游戏。

承时说是去玩,其实也就是在旁边陪着糯糯。

他和承煜心性早熟,对这些游戏根本不感兴趣。

但看糯糯喜欢,便也乐得陪她,在糯糯要摔倒的时候扶一扶,玩游戏快要输的时候出手帮一帮。

这会儿见糯糯玩的开心,再看看一个躲在角落里的承煜,承时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实在是太孤僻了。

便跑过去想着把承煜一块儿拉过来。

却不想,他只是离开这一会会儿,便出了事。

原本一群小孩子玩的好好的,一个扎着麻花辫,身量瘦高的小女生,却是突然伸手用力推了糯糯一下。

糯糯一个不妨,就摔倒在地上。

虽然地上是厚厚的草坪,但小女生的举动,却是让周围的小孩子一下都懵了。

糯糯更是睁着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满眼疑惑的看着对面的小女孩,奶声奶气的询问。

“郑巧巧,你为什么要推我?”

郑巧巧抬着下巴轻蔑的哼了一声,“明明是你摔倒的,少污蔑我!”

旁边一个长着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的小男孩听了,却是皱了眉,一边扶糯糯起来,一边质问。

“郑巧巧,我看见了,刚才就是你故意推糯糯的!”

旁边其它小孩子也附和,“我也看见了!”

“郑巧巧,你是不是因为糯糯长得比你好看,她哥哥也不喜欢你,所以你吃醋啦?”糯糯身后一个圆脸小女生嘻嘻笑的问。

“我爹地也经常因为我妈咪喜欢看电视上的帅叔叔吃醋!”

郑巧巧被说的小脸通红,恼怒的跺了跺脚,“我才没有,我才不喜欢她哥哥呢!倒是你,言隽,你是不是喜欢她,才处处都帮着她说话!”

不过五六岁的小孩子,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但也知道,这种事是不好的。

言隽沉着脸,“郑巧巧,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造谣诽谤!”

郑巧巧冷哼一声,“知道你妈妈是有名的大状,有本事你来告我啊,我家有钱!”

说完,她鄙视的看了一眼旁边的糯糯,“你喜欢她什么,又胖又傻,听说她妈咪还是个水性杨花的坏女人,她和墨承时墨承煜根本不是亲兄妹,是她妈咪勾引了墨承时他们的爹地,她以后肯定也会长成一个坏女人!”

郑巧巧自己其实也不懂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但这是她爸爸妈妈闲聊的时候,她意外听到的。

“不仅如此,墨承时他们的爹地也不好,你们……你们一家都是野种,所以他们才没有妈咪,所以他们爹地才会被赶出去,我妈咪都说乐,不要和这种小孩在一起玩,以后我可是要嫁给和我家一样的有钱人的,才不会喜欢墨承时他们这样的穷鬼!”

小孩有样学样,虽然不懂到底什么意思,但也把她父母平时说的话,学了个**分。

一帮子小孩别的听不大懂,但却听懂了。

糯糯和承时承煜不是亲兄妹,糯糯的妈咪是个坏女人,承时承煜的爹地不是个好的,他们一家都是野种。

年纪小归小,但能在这学校读书的,要么是家里有钱,要么是家里有权,心思多少比普通小孩敏锐些。

听完郑巧巧的话,立马就有小孩犹豫着退到一边,哪边也不站队,只在旁边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