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2020天堂最新观看视频

时秋生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时遇跟公司请了假,一直守在时秋生床边。

这会儿见时秋生醒了,连忙按了旁边的服务铃,叫了医生过来检查。

医生来的很快,时遇退到一边,让医生帮时秋生检查身体。

听到医生说时秋生身体暂时没什么大碍,时遇才松了口气。

时秋生转头看到面色憔悴的时遇,想起徐秀珍母女在他晕倒前说过的话,却是拉着时遇的手。

“让你担心了。”

时遇只觉得眼眶酸涩,摇头。

“只要你没事就好。”

时秋生拍拍时遇的手,微笑。

正巧这时,墨行渊推开门进来,看见时秋生醒了,冷厉的眉眼间也是微微放松了些。

这样,时遇也不用再整日提心吊胆了。

纯净无暇高鼻梁少女惬意舒适写真

墨行渊走到时遇旁边,手极其自然的搭在时遇肩上,看着时秋生。

“伯父,这段时间天气变化太快,您身体还未完恢复,最近还是不要随意出去的好。”

时遇也点头叮嘱,“医生说这次您就是因为在外面吹了太久的风,病情才会突然恶化的,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时秋生微愣,视线从墨行渊搭在时遇肩上的手,移到墨行渊淡然的脸上,微眯了眼。

眼角的褶皱很深,那是他为这个家操劳了大半辈子留下的痕迹。

他知道墨行渊一定是知道他晕倒是什么原因,却让医生帮他一起瞒着时遇,想来也是怕时遇伤心难过。

同样,也不想让他为难。

而他的女儿,显然也很信任依赖他。

时秋生心下叹了口气,抬眼看着墨行渊。

“多谢。”

如果说之前墨行渊为他安排医院,他认为那只是墨行渊为了追求时遇的手段。

那么现在,他是真的看到,这个青年,在用心对待、也尊重时遇。

墨行渊明白时秋生这声谢里面的意思,冲他点了点头。

时遇却是看着两人有些茫然,但却也敏感的感觉,父亲对墨行渊,似乎…不再像之前那么排斥了。

时秋生虽然醒了,但身体到底还虚弱,陪时遇说了一会儿话就又睡过去了。

时遇带上门,转头看身旁勾着唇角墨行渊。

“你今天,好像心情很好?”

墨行渊挑眉,“你看出来了?”

时遇:“……”

你平日除了面瘫就是生气,要看出你心情好不好难道很难吗?

……

外面天色还不算晚,墨行渊提出带时遇去外面兜风。

时遇微微有些犹豫,但想起时秋生已经没事,抿了抿唇,没有拒绝。

时遇坐在车里,猜测过好几个墨行渊可能会带自己去的地方,当车子在江城一所中学门口停下的时候,却是瞪大眼有些意外。

转头去看墨行渊,墨行渊却已经解了安带下车,往保安亭走去。

时遇连忙跟上,也不知道墨行渊跟保安说了什么,原本面色严肃的保安大叔,突然就笑容可掬的打开拦门让他们进去了。

时遇跟在墨行渊身后进去了,才小声询问墨行渊。

“你和保安大叔说什么了?”

墨行渊看她一眼,扯着唇轻笑。

“我之前是这里的学生。”

时遇有些惊讶,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看着面前在江城只能算是普通的学校。

她一直以为,墨行渊这样的人,就算不是像电视里演的一样,从小一对一辅导,国外留学,也该是在贵族学校读书才对。

但想到墨行渊私生子的身份,时遇却是明白过来。

转头看到墨行渊平静淡然的侧面,有些心疼。

垂下眼,看到墨行渊垂在身侧的手,骨节分明,修长白皙,漂亮的仿佛一件精心雕刻的艺术品。

墨行渊感觉到手心柔软的触感,微低下头,看到时遇纤细细嫩的手牵着他的,似是有些紧张,并不敢完收拢。

幽深的眸子微颤,抬眼看她。

时遇面色微红,夕阳的余晖下,脸上却似乎跳跃着阳光,笑容灿烂,一如初见时的一样。

“既然这里是你曾经的母校,那不如,先带我参观一下吧?”

墨行渊低笑,收紧似乎随时想要逃离的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