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r安卓版

乔玉月这才严肃的看着乔玉灵,“那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没什么事情呀?”乔玉灵有些不自然的说着。

乔玉月静静的看着她,良久开口情绪低沉的说“你就别骗我了,姨母都告诉我了。”

“姐。”乔玉灵轻轻叫了一声,她真不知道怎么跟乔玉月开这个口,原本是没打算告诉乔玉月的。

可是姨母怎么会将事情告诉姐姐呢?

她突然抬头很严肃的看着乔玉月说“姐……你诈我?”

乔玉月轻轻摇头,一脸的认真,“我怎么会去骗你?知道了便就是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也有知道的权利不是吗?”

乔玉灵垂下了脑袋,不等乔玉月说话,她慌忙起身说“姐,你先待着,我去看看姨母,她前两天为了照顾我病了。”

说着,她便要走,乔玉月紧紧拉着她的手,眼神倔强又严厉,“玉灵,别去问姨母,她什么都没说,我刚才确实是骗你的,不过……你可以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姐,你好好坐月子吧。”乔玉灵的声音很轻。

乔玉月拉着乔玉灵的手不放,乔玉灵又不敢太使劲,两人一时间僵持了下来。

“玉灵,我是你姐,无论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应该告诉我,就算是我现在坐月子,就算我帮不上什么忙,我也应该知道的,他们是你的家人,同样也是我的家人。”乔玉月这次的语气是笃定的。

芊子微凉的魅力

乔玉灵回头有些难以启齿。

“告诉我吧,那天你走了以后,你姐夫给孩子起了名字叫平安,我知道他这样起肯定是有原因的,紧跟着你就病了,太巧合了,而且我这些日子总做梦。

我梦到爹娘,玉佳,玉楠,小五,小六,他们身上都有血,好多血,小五和小六喊着他们疼,玉楠和玉桂也被绑起来了,很乱我看不清是什么人绑了他们。”

说到这里乔玉月再也收不住了,眼泪一滴又一滴的掉了下来,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哀求,“玉灵你就告诉我吧。”

“好,我说,姐你别哭,别哭。”乔玉灵又坐了回去,慌乱的在乔玉月的脸上抹着,想给她擦了眼泪,可是越擦越多。

“你说,你告诉我。”乔玉月拉着乔玉灵的手,不让她擦眼泪,紧张的看着她。

乔玉灵心下微微叹气,“姐,我说了你别着急,我就告诉你。”

“好,我有心里准备。”乔玉月连连点头。

乔玉灵只能是老实交代,“家里确实出事儿了,边关失守,六皇子南宫子俊与敌国狼狈为奸,他们一直给京城这边传假消息,真的消息是在四天前才传来的,现在……我也不知道家里是什么情况。”

乔玉月抓着乔玉灵的手松了,她愣愣的坐在床上,眸无焦距,嘴里不停的说着,“那怎么办?那怎么办?”

“姐,你别吓我,你说过你有准备的。”乔玉灵反握住乔玉月的手,有些紧张。

乔玉月收敛了情绪,一副了解的样子,“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前些日子我便有些心神不宁,以为是自己快要生了,所以担心,就没想多,不成想是家里出事儿了。”

“姐。”乔玉灵拉着乔玉月的手,心里也是焦灼难安。

乔玉月伸出另一只手按在了乔玉灵的手上,“行了,我没事儿,别担心我,这些日子听着边关的动静,王爷已经去了边关肯定会照顾爹娘的。”

“恩,等听到了动静我就第一时间回去,京城这里我走的时候会安排好的,现在咱也不是没有牵挂,赵家也在京城,我若回去了,他们会照顾你的。”乔玉灵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也算是提前在乔玉月面前提一提。

“恩,行,不过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的,姐这辈子什么都不会,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让你这个做二妹的为一家子人操心了。”

“姐,这是哪里的话,你别多想了,我今天过来就是想告诉你,我明天要出门一趟,赵家表哥成亲,还不知能不能回来,若我不能回来就让姐夫去露个脸吧,我走之前会告诉祖父的。”

“好,这些事情我会跟你姐夫说的。”

两姐妹好了很久的体已话,乔玉灵才让乔玉月好好休息,自己则是去了赵桂现在住的院子。

昨天乔玉灵说,小影记,开了一个方子。

乔玉灵派小影给赵桂送去了药,这身子怕是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了。

赵桂一直紧崩着精神,昨天乔玉灵让她回去休息,可这一躺就起不来了,身无力,头重脚轻,嫂子孙氏与她说话的时候,她也只能是趟着。

“嫂子,文卓的亲事我怕是帮不上忙了。”赵桂有气无力的说。

孙氏带着浅浅的笑意说“心意到就行了,国医府这边需要照顾,我也忙没时间,你过来照顾了,也省得你哥和我操心了,府上那点事情已经都安排妥当了,就等着成亲那天了。”

“恩,我这身子但愿在文桌成亲的那天能好起来。”

“会的,你要相信玉灵的医术。”孙氏说。

门外传来丫鬟请安的声音,“二小姐。”

孙氏与赵桂对视一眼,孙氏轻笑道“哟,这丫头是真不经念叨,怕是放心不下你,才过来了。”

“恩。”

两人话刚说完,乔玉灵就进来了,她上前直接看了看赵桂的气色,“姨母好些了吗?”

“好,昨天就吃了你让人送过来的药,感觉舒服好了。”赵桂轻轻点头,一脸的慈爱。

乔玉灵上前坐在床边,轻轻给她把脉,然后才道“姨母就安着方子吃,大约三五日便能见好。”

“恩,那就好,也能赶上你文卓表哥的婚事。”

“恩。”乔玉灵轻轻点头后,有些犹豫的看着孙氏抱歉的说“舅母,表哥成亲那日,我怕是赶不回来了,有些事情需要去处理一下。”

赵桂紧张的一把抓住了乔玉灵的手,急切的说“玉灵,边关不能去,你爹娘那边辰王已经过去了,他肯定会想办法拿回那些城池的。”